清清泥手工制作图片(清泥手工的图片大全)

admin| 2022-07-11
114
腊八节到了。“腊八”就是腊月初八,阴历十二月初八。腊八的来历有好几种说法,主要的说法还是这天原本是佛教释迦牟尼成道之日。按佛教记载,释迦牟尼成道之前曾修苦行多年,形销骨立,却发现苦行不是解脱之道,决定放弃苦行。此时遇见一牧女呈献乳糜,食后体力恢复,端坐菩提树下沉思,于十二月八日“成道”。为纪念此事,佛教徒于此日举行法会,以米和果物煮粥供佛。佛教传入中国后,才逐渐成为了传统的民间节日,庆祝丰收,祈求来年风调雨顺,感恩一年的辛苦努力的收获所得。说实话,对大多数人来说,没那么复杂,就感觉是个节日,也没管它怎么来的,反正就一代代这么过着。腊八,一般都是在“数九”日子里面的“三九”,也是一年中最冷的日子

腊八节到了。

“腊八”就是腊月初八,阴历十二月初八。腊八的来历有好几种说法,主要的说法还是这天原本是佛教释迦牟尼成道之日。按佛教记载,释迦牟尼成道之前曾修苦行多年,形销骨立,却发现苦行不是解脱之道,决定放弃苦行。此时遇见一牧女呈献乳糜,食后体力恢复,端坐菩提树下沉思,于十二月八日“成道”。为纪念此事,佛教徒于此日举行法会,以米和果物煮粥供佛。佛教传入中国后,才逐渐成为了传统的民间节日,庆祝丰收,祈求来年风调雨顺,感恩一年的辛苦努力的收获所得。

说实话,对大多数人来说,没那么复杂,就感觉是个节日,也没管它怎么来的,反正就一代代这么过着。腊八,一般都是在“数九”日子里面的“三九”,也是一年中最冷的日子,数九顺口溜:三九四九冻死狗。可见心中感觉有多冷。老百姓就一句话:要吃腊八粥,要腌腊八蒜,过了腊八就是年。

记忆中小时候过腊八节,对于孩童来说是没有概念的,现在说的腊八蒜、腊八粥印象也不深。只能说吃过腊八蒜,却没喝过真正的“腊八粥”。那年月生活在农村,生活条件虽然差,腊八蒜还是要腌的,待到年三十吃饺子,蘸醋就腊八蒜。腊八那天吃完晚饭,父母安排小的们开始扒蒜,蒜头自家地里种的,不用买,再说也不用腌太多,醋得买啊,得省着点平时吃。用罐头瓶子装了蒜再倒进醋,过几天蒜就变成绿色的了。可只知道蒜变成了绿色,却不知道为啥?就问父母为啥变绿了啊?其实父母那文化哪知道啊,就说:“不知道,反正老人说这天腌上到时候就绿了。”再问就没下文了。腊八粥嘛,传统都是八种原材料,现在变着花样的换配方换原料,小的们还是不屑一顾的样子。而那时候的腊八粥,其实就一个名儿,讨个彩头,别人家吃了咱也得吃。八种材料能凑个4/5种就不错了,无非就是小米大米花生红豆之类自家种的,有啥放啥不讲究,凑个数,里面再放点白糖,就更好了,虽然配料一般,但也强过平时喝的玉米面,毕竟一般情况下也喝不到啊,感觉味道已经很好了。

其实对于小的们最大的念想不在于喝腊八粥,虽然腊八粥喝了味道不错还暖身子。对于女孩子来说想的可能是开始置办过新年的新衣服了,心里美滋滋的;而男孩子来说,心里却是有另外的理想,这个理想可真是有想法的,还是自己动手,有时候现在想想都非常佩服啊:造枪!就这么牛逼,服不服!也许那年代看战争电影看多了,英雄情节过重了。

这里说的这个枪,你也别觉得小孩儿玩不出花样儿来,这枪叫“洋火枪”。虽然那时候它是哄孩子的玩具,大人心目中浪费火柴的祖宗,仅此而已。可男孩子发挥了想象力确实另一番景象,现在国家定性为枪支的性质,跟那时候比简直小巫见大巫。

实际上小的们不用等到进腊月就已经行动了。因为每一年都是过年的时候才是费火柴少,不挨大人骂的时候。因为过年放鞭炮,会有很多哑炮,拜年时一进门孩子们先去抢着找哑炮,然后集中起来把里面火药倒出来装瓶子里用以打洋火枪,有了火药,火柴就不用了,随便找根小棒棒,堵住枪管口就行了,火药还容易被撞响,是弹药最充足的时候。

造洋火枪就需要材料、工具的啊,虽条件有限,可各有各招。需要准备的材料很简单,却有些难办,一般需要的工具有:钳子、锤子、刀子、锉子、锯子;材料有:车辐条、辐条

帽、链子节、皮筋、木头,再一个炮子皮(子弹壳),加强级的还有根铜管或不锈钢管。工具好办,可基础材料不好整啊。

冬天,树叶落完以后。一部分男孩子们周末或者放学后,你看他们走的路就不是平时的路了,姿势也变了。专挑树林子走,还都是昂着头走,不小心撞树上的事也没少发生。你猜这是干嘛?凑零件呢——找枪把儿。现在曾在景区见过的怀旧火柴枪,都是钢条弯的,那时候可还有一种木质的,树叉做的,为啥用树叉做呢?原因有二:一呢正合适的钢条难找;二呢就是难加工。主要还是难加工,不懂技术就已经把这钢条废了,弯不动啊,更不用说做的好看,顺手了,还有就是钢丝的单薄硌手还凉,木头的握着实在不凉,所以选择木杈了。玩弹弓的都知道,一种原生态弹弓叉,找一个漂亮的顺手的难找,其实枪把儿也不好找。弹弓叉的角度有要求,枪把儿也一样,弹弓叉是“Y”字形的,而枪把儿是“厂”字形的,角度要更垂直些。这群孩子们昂着头找树叉,找到以后,记着位置,改天就拿锯子锯了回家。冬天进入数九寒天的日子,家里就都生炉子了,拿回家放炉子边上等着烤干,也是小心呵护的,不小心烤糊了就废了,其实最大的危险是让父母给当了柴火,投炉子里。就这么等着烤干,接下来就去寻其他的材料了。

这枪把儿是最容易找的,好的不行凑活也没问题,可其他的确实有难度。枪管是链子节,撞针是车辐条,动力来自胶皮带,这东西哪里来?一样东西上就全都有,却也难办,啥东西呢?其实就是“要啥自行车啊?”的自行车。

那年月,自行车在每个家庭里都是宝贝性质的物件,都小心呵护,时不时的打打油没事就是个擦,我记得我家那辆大金鹿还是托关系买的,你说重要不?从哪下手?真的不好办。这里面最好淘换的是胶皮带——自行车内胎,那时候的路都不好走,好点的就是砂子路,扎胎爆胎也难免,车胎爆了以后换新的,旧的舍不得扔,拿回家,以后就自己补胎了,补胎也不是天天补,所以剩下的割下点来也就无所谓了,提供动力的胶皮带有了。而撞针用的车辐条稍有点难度了,说车辐条断了的还真不多,但是搁不住人们对自行车呵护过头啊。先差一下,说个自行车的事,那时候造车的水平还是有点落后,车虽然很重看上去挺强壮,但工艺差,那时挑自行车得找行家给你挑,最主要的就是看前后轮是不是在一条线,有但很少,只能尽可能在一条线上的,结果呢就是骑着累,不出路。这样呢自行车自身情况加上道路状况,就导致了车辐条容易松动,就自己买个扳手时不时自己紧一下,导致辐条寿命缩短,滑丝了,换下来了辐条和辐条帽,这样撞针和撞针阻头就有了,这是点火装置。而枪管的材料链子节最难弄,因为这就相当于汽车的发动机啊,人就是燃油,三个馒头就能骑个几十里路,而发动机自然呢保养的就勤快,时不时清清泥土打打油,坏的很少,坏了一节,拆下来再换一节,想这样凑个十节八节的好难。枪管长度决定枪的档次,枪管越长档次越高,撞针行程长,枪就容易打的响,曾经有一伙伴偷偷从老子车子上拆链子节,装不起来了,让老子一顿暴揍。幸运的是我家一个爷爷是在城市上班,每天从家骑车几十里地上班,天天这么骑着,链条就坏的快了,换下来就是整条的,对于我们来说真是如获珍宝啊。

基本材料准备齐活,至于炮子皮,铜管钢管这都是提高威力的,可有可无,接下来就是动手制作组装了。枪把儿用刀子割,锉子锉,砂纸打磨,顺手就行。接着就锉辐条帽,比着链子节的孔锉,是用锤子硬生生把辐条帽砸进链子节的,这是枪管出口,用以能卡住火柴,撞针撞上才能响,不能锉小了,小了好装但容易掉,太紧了砸进太少也容易掉,要恰到好处。然后就把主体零件组装起来。最后做撞针,为啥用辐条,因为硬度高有弹性还直,不容易变形,但也最难做。一般都是大人帮着用炉火把一头烧红退火,弯出圆环,为的是能挂在跟扳机相连的底座上,能够上膛;另一头磨圆,不能烧,再硬也只能一点点来,要配合枪管出口,磨太细容易卡住,磨太粗不容易响,所以最难的放在最后,慢慢的来。待撞针磨好了,这就真正做好了,组装起来,调节胶皮带松紧,插上火柴,拉起撞针上膛,筘动扳机,发射,一气呵成,“啪”的一声,特神气!

一般做完枪的时候,学校还没放假。

曾经有一年,发生了大事情。做好的枪都是放在书包里,拿到学校交流显摆,待到晚自习下课放学,校园里就响起了枪声,晚上不光能听见响声,还能看见枪口的火焰,感觉特威风。显摆的结果就是比谁的枪厉害,于是就有了升级版,加装炮子皮,刚开始是为了好看,后来不知从谁开始成了威力加强版了,在里面加鞭炮的火药,用纸轻轻的堵住,这威力就大了,声音也更响了,再后来竟然放了铁砂子,无异于真枪土炮了。装了铁砂子容易炸炮子皮,后来又加装铜管不锈钢管,增加厚度防止炸膛,可想而知是有多危险。晚自习放学后出了校门,就都拿出来冲天开枪,噼噼啪啪的。很快学校老师就意识到了问题严重性,这是非常危险的得趁放假前把这事处理好了,于是第二天晚自习开始前,所有老师悄悄行动,挨个搜了桌洞,学生们没有防备,就都收缴了,晚自习成了批判会,解决了一大隐患。

我曾试过这枪的威力,装上铁砂子冲木板开枪,5米以内砂子大多能嵌入木头,威力惊人,现在想还真有点后怕。

那年代的孩子,大多不喜欢学习,家长也不懂得管学习,从小也没得玩,所以就是熬到初中毕业能被招工了,找个地方上班。其实那时候的孩子能力也很强,也能吃苦,就是读书少,见识少,不过后来随着社会经验的丰富,逐渐的也没落下,凭着自己努力打拼,有了幸福的家庭,也知道了教育的重要性,在自己孩子身上下足了精力。

适逢腊八节,快过年了,回忆起了自己的学生时代,看看那时自己在想些什么?在做些什么?现在看来只感觉时光匆匆流逝,恍如昨日,却是虚度了光阴,荒废了年华。

0条大神的评论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