碧螺姑娘的传说故事(碧螺的故事)

admin| 2022-07-11
90
碧水白云金沙滩,鸥鹭翔集洗蓝天。千亩镜湖氤氲味,玉桥碧螺竟千帆。站在大荔下寨清池的皇苑湖畔,唐代诗人温庭筠的《太白池》不断萦绕耳边。抬眼眺望,柔和的阳光、紫螺般的小岛、平镜的湖面、倒映在水中的白云蓝天,与蜿蜒起伏的沙滩、构成的难述其态的画面,恍惚间似乎身在大连海湾。湖面大约1500亩左右,大体呈宝葫芦状、走向东北西南。曲曲弯弯的沙滩湖岸,如金色的蟒蛇,穿行在蒹葭、矮树、小丘枣林之间。湖中星罗棋布地耸立着大大小小、郁乎葱葱的小岛,似紫螺、似兽头、似战舰。金风吹过、湖面荡起层层的漪涟,几只鸥鸟俯冲下来,叼起尺八长的肥鱼,腾空撒欢。扩散的水纹圈圈、与涟漪碰撞、激荡,扬起的浪花如云朵一般。水圈牵动了紫

碧水白云金沙滩,

鸥鹭翔集洗蓝天。

千亩镜湖氤氲味,

玉桥碧螺竟千帆。

站在大荔下寨清池的皇苑湖畔,唐代诗人温庭筠的《太白池》不断萦绕耳边。

抬眼眺望,柔和的阳光、紫螺般的小岛、平镜的湖面、倒映在水中的白云蓝天,与蜿蜒起伏的沙滩、构成的难述其态的画面,恍惚间似乎身在大连海湾。

湖面大约1500亩左右,大体呈宝葫芦状、走向东北西南。曲曲弯弯的沙滩湖岸,如金色的蟒蛇,穿行在蒹葭、矮树、小丘枣林之间。湖中星罗棋布地耸立着大大小小、郁乎葱葱的小岛,似紫螺、似兽头、似战舰。金风吹过、湖面荡起层层的漪涟,几只鸥鸟俯冲下来,叼起尺八长的肥鱼,腾空撒欢。扩散的水纹圈圈、与涟漪碰撞、激荡,扬起的浪花如云朵一般。水圈牵动了紫螺、吻醒了兽头,就连战舰也不甘落后地慢慢靠向东岸。

环视身后的沙苑城、右手的皇苑馆、左手的望夫亭,连同正南的左卿台,思绪如天马不断地驰骋、梭穿在开元、洪武年间。

“呲溜”一只惊慌的野兔将思绪拉回湖边。

“细狗撵兔”!同伴惊喜的大喊。

望听着一群人的呼哨和呐喊,只见东边望夫亭下七八只细狗左突右蹿,紧盯着那只左转右藏的土黄色野兔,围追堵截在湖边蒿草、蒲苇、马蔺及黄澄澄的沙丘之间,在布满水纹的沙地上印满了梅花、杏花,最后消失在沙梁的跌宕连绵。

荥索着狗吠人欢,沿着月牙湖岸,来到湖东的望夫亭畔。五六米高的沙丘上,修建了几座庑檐式望亭。微翘的角檐,远看还真像一位夫人用手搭眼望远。据传,离此不远的龙池村南,明代建有一座规模宏大的龙池庵,那是朱元璋二太子秦王朱樉驻跸兴盛堡期间、为安置被父皇斩了娇婿的安庆公主而建。难怪沙苑地区流传着“兴盛堡、龙池庵,打断骨头筋相连”。

离开望夫亭,踩着沙路的柔软绵绵、听着鸟鸣的清脆旷远,迤逦而行在弓形的湖岸。采几根马蔺棒、捋几把筋面籽、拣几颗彤红的大枣、拍几张沙湾戏水照片,甚至脱去鞋袜,踩几脚有些凉气却是那样舒坦、那样柔软的浅水沙滩,将心情彻底交由大自然。

在那座兽头小岛对岸,登上左卿台,高高矮矮的沙山、湖岛,交错影掩。深蓝色的湖面,这一堆、那一簇马蔺、蒹葭,与沙洲的金针、都擎挺着刺天的矛尖。远远看过,好像隐藏着皇家御林军成千上万。左卿台高约五米,上面为椭圆形,约有一亩大。现上面空旷无物,将来要建一座化鹤馆,取“左卿化鹤”之故典。

史载,公元534年,唐天宝十三年重阳节,玄宗李隆基打猎在兴盛堡南太白池边,射中一只白鹤,白鹤受伤带箭飞向西南。而白鹤原来是成都青城观道士徐佐卿幻化的,受伤后曾在此处拔箭。故建此台,以示纪念。

滑下左卿台,转过几个弯,忽有“山重水复疑无路”之感。此处湖面甚是宽阔,最近的湖岸也有三四十米之远。南边的湖面、曲里拐弯、不知走向何端。疑惑间,转过一座沙丘,视角忽然开朗,缓缓的草坡上一老一少正用木梳梳着牛的脊梁、神态恬然悠闲。一群牛或卧、或立、或甩尾、或昂首、或咀嚼,怡然自得、影声散乱。攀谈间,“哞”的一声牛叫,感觉一下子进了世外桃源。

根据老农指点,骑上红牛,在牧童 的带领下,踩着水底沙梁,来到西岸。细看牌版、此处将修建一座玉带桥,如长虹横卧在湖水沙梁之间。

忽闻泉流“哗哗”撒欢。近前一看,原来一根直径40厘米的水管、正给湖中抽水。高扬的白练、激起浪花翻卷。看完旁边的介绍才心中了然。此湖是国家南水北调中线、“关中留水项目”的一个组成支点。湖水全部通过二级水站、从渭河中抽送,和沙苑湖、同洲湖、玫瑰湖等组成强大的水系一片,彻底解决沙苑地下水枯竭、关中东部气候干燥等环保问题,重现唐代皇家园林景观,造福同州人民、重现灵气沙苑。

带着对党和国家的崇敬之情,在湖西的槐林梭穿。踏着厚厚的槐叶、抚摸着褐色的树干,摘几把洋槐籽、折构树叶几片,似乎闻到了槐蜜的香甜,看到了白嫩嫩的槐花、和 春天绿朦朦的槐荫连连。

“日啖槐蜜三百口,不辞长做沙苑人”,口水下咽,明年春天一定再来疯玩。

出了槐林,踏上坚硬的水泥路面。此处笔直明朗的湖岸、宽广开阔的湖面,恰如沙苑人品格性情的正直厚宽。

一座规模宏大的建筑物雏形已拔地而起在湖边。据说是要建与西安曲江芙蓉楼比美的唐皇苑馆,将具有沙苑特色的吃住玩乐融汇一体,“长安陪都”之盛况将闪亮重现。

聆听着建筑工人弹奏的建筑交响曲,沐浴着氤氲水汽的滋润扑面、畅想起水面扩大三倍后的情景、和湖边鳞次栉比的楼堂所馆,似乎已经听到了杜甫、白居易等文人雅士的优美诗篇,闻到了失传已久的满汉全席和沙苑鹿宴,看到了万国来朝、商贾云集的“大唐东市”的壮观----!

(作者:洛阴)

来源:大秦微大荔

0条大神的评论

发表评论